360 两个‘黑洞’

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,www.doupobook.com,如果被U/C、百/度、Q/Q等浏/览/器/转/码进入它们的阅/读模式展示他们的广/告,建议退出阅/读模式直接到原站阅读。

“是什么人?”

话锋在宁静之中悠然响起时,所有人第一个念头便是这个!

‘白衣仙帝’消失已经大半年了,不少存在都有猜想他已经陨落了。

毕竟在蓝火星战斗结束后,仙妖魔界之中有不少巅峰强者陆续来到蓝火星分析战斗,甚至由残威推测出当时裂开天穹降下的神雷到底有多恐怖!

最后由数名八级存在得出一个结论:这般威力之下,就算动用传承至宝的龙皇也要被当成轰成虚无!哪怕是暗星界的金刑君也是一样的结果。

这算得上是仙妖魔界的权威认证了。

这时,响起这般一句话语。

云海广场周围的所有人,同时都是一惊,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,聚目望去,旋即又是骤然的一片失声。

就见得,在云海广场之上,徐徐的一个白衣身影蓦然落下,黑发如墨、五官如神明般俊逸无暇,长衣猎猎之下,宛如枫叶飘洒般悠然,那给人一种莫名的惊艳感。

在刚才一刀席卷起来的烟尘无形中弹开一条康庄通道,瞬间横跨了天穹到云海广场的距离。

大家紧张的眼瞳中,忍不住猛然一缩。

连呼吸仿佛都在此刻静止了,而林萱明眸中,泛起了一滴滴晶莹,梨花带雨中,却是嫣然一笑,只是哽咽的咽喉中,道不出声音。

“嘶,这一袭白衣翩然……白衣仙帝。”

突然有人低声说道。

哪怕极小的声音,在场的都是修真者,耳力何其不凡,话锋一出,数百万人都为之一颤,各种神色展露出来。

或激动、或兴奋、或充满,以及骇然、悚怖!

他无暇归来了,就在消失的地方,一出现,便是万众瞩目。那徐徐落下的身影,轻踏在广场青石砖上,余光瞥去半空上的血刀仙帝。

“轰隆隆!”

仅此余光,几如晴天霹雳般炸响在血刀仙帝的脑海,就见得他的身体竟然不住颤抖起来,旋即如蛇形般朝下蜿蜒坠落,‘啪嗒’一声直直砸落在广场之上,整个人没有任何反抗之力,修炼无数年的修为就如同烈阳下的白雪一般,瞬间消失无形。

然后,见得他五体投地凹入地面之中。

“啊!”

血刀仙帝一声痛苦惨叫,四肢骨骼竟然在这种下坠的撞击下粉碎了!

难以置信!

不敢置信!

余光一瞥之下,竟然让堂堂七级仙帝差点摔死?要知道,血刀仙帝所在位置不过才万米高空,莫说仙帝级别,哪怕一个后天高手,也不可能摔死!

这是何等可笑的事情!

然而,血刀仙帝一口鲜血‘噗嗤’喷出,撞击震碎的不仅仅是他的骨骼,连带五脏六腑皆是碎裂,换作一般人早已死得不能再死了!

“你,你毁了我的修为!?”

血刀仙帝双瞳睚眦欲裂,数十万载苦修一朝丧尽,这比杀了他还难受!可是,他却能清晰感觉到自己的生命还很顽强。

他努力的抬起头,望去陈七夜的眼神,却是如同兔子见到巨龙。难以抑制心中的恐惧。

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,陈七夜缓缓转身,连多看血刀仙帝一眼的兴致都没有,目光移向林萱,微微一笑道:“你一直在这里?我应该离开不短的时间吧?”

在虚无的时空中,没有时间流速,冲破灵魂桎梏的时刻,陈七夜也无法去判断时间,毕竟时空的转换会导致时间对流不对等,就好像天上一天,地下一年的意思一样。

“快六个月了……”

林萱舒了一口气,眼眸中的晶莹瞬间消失,低声回答道。

陈七夜点点头,他与秦羽之间有着莫名的联系,知道秦羽没有出意外,能够开启‘姜澜界’后,仙妖魔界也没有什么人能够真正威胁到他。

随即,陈七夜瞥了一眼压制内伤的武乘风,就见后者恭敬的弯腰,几乎要把头贴到膝盖上,就好像忠狗见了自家主人那般:“蓝火武家武乘风叩见白衣仙帝……”

这也难怪他会这般,莫说之前的巅峰一战被传颂的如何神话,眼下,一刀重伤自己的血刀仙帝是何等人物,七级仙帝,在仙界也是有着偌大名声。但这样的存在,在陈七夜面前,竟然连余光一瞥都无法承受,粉碎修为,镇压当场,最难的是,竟然还保留了性命!

他不过是五级剑仙而已,哪敢对这般执掌天穹的神明人物有丝毫不敬。

一声之下,仿佛引动了某种情绪的爆点,骤然如雷霆般轰响的声音整齐而浩荡:“我等,拜见白衣仙帝!”周遭百万之众,蓦然异口同声,几如万民见得君王一般!

声若滚滚天雷,震撼得林萱目露精光,她心间是莫名的颤动,抬眸看去,那微微摇头,缓缓摆手的白衣男子,一举一动,真若指点江山的帝君,一手之下,漫天修士,骤然安静!

‘何谓奇男子,他便是世界奇男子。’

‘无需刻意去笼络什么,当日持剑荡神雷,已令得无数蓝火星土著感激,哪怕神雷极可能是由他引发,但这般行径,这般风姿,这般强大,足以令得诸多修士心生敬仰,乃至……’

林萱芳心悸动,也是只有这般人,才能自己心动如乱,不可自拔。

只是,自己却高攀不起。

眸光有过一丝不易察觉黯淡,旋即便消失不见。

“哦?你便是那武家家主?这么说来武天运是你麾下的人?”陈七夜没有去注意林萱的变化,饶有兴致的看着武乘风,似笑非笑问道。就见后者脸色雪白,哪怕陈七夜只是随意的目光,也令得他堂堂一家之主,五级剑仙汗毛倒竖,心中发颤。

“是,是的,白衣仙帝,天运一事,乘风自知是死罪,但希望白衣仙帝能够饶了我武家一脉,乘风愿意以死谢罪……”武乘风再次低头俯首。

‘以死谢罪!’

仅仅四个字令得满场修士心中震撼!

堂堂五级仙帝,一方豪强,竟然会说出这般话语,实在是难以置信!

修仙之路本就是逆天而行,能够修炼至仙帝级别的,其心境不能说坚若磐石,但至少也不该是胆小怕死之辈,要是何等睥睨天下、俯瞰万千的气势才能令得这般人物甘愿自缢谢罪?

不少修真者听来怔然愣神时,疑惑起来!

按理说这武乘风与武天运都是五级仙帝,哪怕要以死谢罪也应该是武天运才是,武乘风毕竟是武家家主,在地位、修为上肯定要比武天运更高。

“你灵魂有伤,止步了境界……”

陈七夜没有去在意别人的震撼,收回目光之后,淡淡的说道:“念在你刚才拼死相救我朋友的份上,武家一事,饶你们一次。”

“林姑娘,走吧,我想隐帝星现在应该很热闹才是。”陈七夜衣襟摆动,挥袖之间,法则瞬间绽开,没有任何停留,包裹着林萱直接穿梭在空间虹膜外。

悠然而来,飘然而去。

白衣胜雪,不留一丝痕迹。

几乎都发生在一瞬间,数百万双眼睛下,他就这般不着一丝痕迹消失了,几如梦幻。

“这,才是真正的大人物啊!”

良久之后,方有修士回过神来,若非云海广场上,断臂正在重生的武乘风俯身恭送,那凹入青石砖内的血刀仙帝咬牙切齿,这一切,真是梦幻。

“咳,咳!武,武乘风……杀了我!!!”

这时,才响起血刀仙帝苟延残喘的嘶声。

武乘风目光看去,一刀之痛尽管绞心,却有着一丝怜悯之意。他知道,陈七夜若要杀血刀仙帝,比及翻掌还要容易,偏偏废其修为,断其骨骼,让血刀仙帝从一个高高在上的七级仙帝跌落成废人,其中意思在明显不过了。

陈七夜虽不多言对朋友着重,但行径已是告之一切。

既然你要诛杀一切与我有关的人,那我就废了你所有的麾下,还让你等生不如死!

“白衣仙帝要你活着,你不能死……”武乘风说着转过眼眸,不去看血刀仙帝,身影在动静之间,化作流光迅速离开。

“杀了我啊!我的血刀乃是下品神器,我还有灵石……”血刀仙帝几近疯狂嘶吼着,漫天的修士数以百万计算,却没有一人动手,哪怕是面对神器的诱惑,竟然也没有人敢真正去击杀血刀仙帝,甚至连抢夺的意思都没有!

神器虽好,但命更重要!

时间推移,不少修士离开此地前往隐帝星,因为他们在刚才听到了陈七夜话语,希望赶赴隐帝星去一睹所谓‘热闹’。

毕竟漫长的修真岁月,能使得万众瞩目的事情,并不多!

热闹拥挤的云海广场转瞬如作鸟兽散,唯有五体凹入青石砖的血刀仙帝在疯狂哀吼,却是无人理会。

白衣仙帝四个字,终将成为仙妖魔界无法磨灭的神话!

与此同时的!

隐帝星!

与蓝火星一样属于仙界的顶级大星,其中人口数量数以百亿计,繁华程度几乎可谓是仙界无出其二。

更重要的是,这颗星球上,有着一个仙界的超级高手,他便是隐帝,这颗星球也是因为此人的称谓而命名的,可见其强大程度及盛名显赫。

在一处山水秀丽中,宛若仙境一般。

这里并不属于隐帝星的空间,而是在‘姜澜界’内,秦羽一众在隐帝星暂时停留下来,外界只是过去了一百多天,但在‘姜澜界’内已是三年之久了!

这是因为时间流速的不同!

‘姜澜界’的锻造者姜澜乃是神界神王,掌握了时间加速的能力,故此‘姜澜界’有着这般玄妙的力量。

只是哪怕是神界神王,对时光的领悟也极为有限。

不论是时间加速、时间减速、时间静止都只是时光法则的一部分而已。

比起陈七夜所掌握的时光之力,亦如萤火皓月般。

秦羽盘在山巅之上,身体表层已经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灰,三年的修炼,秦羽完全沉浸在灵魂构建道界的推演中。

“嗡!!”

秦羽盘膝而坐的身躯陡然一震,身体表面的灰尘尽皆被震开,凌厉的暗星之力在全身表面流转起来,秦羽身上瞬间没有了一丝灰尘,而那面容已是恢复了当年的冷峻。

双眼睁开,眼眸比起过去愈加深邃。

“短短三年的推演,竟然能让我的灵魂提升到如此境界,这都快赶上一、二级仙帝的水准了,完全可以尝试从‘暗星后期’突破到‘黑洞之境’了。”

秦羽脸上不再平静,眼眸一凝。

三年对于修真者而言,是极为短暂的事情,在修炼天赋上,秦羽算不得超级天才,加上‘灵魂构建道界’的法门主要作用于灵魂之上,故此他在修为境界上没有太大的提升。

但灵魂境界却是直接跳了六七级之多,若是传出去,必然要震惊整个仙妖魔界!

“若没有老师这法门,我的灵魂境界最多到五六级金仙左右,突破‘黑洞之境’风险很大,一旦失败有可能便是身死道消……”秦羽起身站了起来,眼眸中闪过一抹感激,同样泛起一丝坚毅:“为了立儿,不论如何,我一定要成功,也一定会成功的!!”

心中有着不朽的执着,秦羽张口一吐,一道炽热到极致的蓝色火焰在他体表环绕起来,这正是秦羽如今的星辰真火:蓝豕天火。

随手取出了一个七级金仙的元婴,这个元婴就是枫月星上严家的大长老严高的元婴。在蓝豕天火的灼烧下,无灵魂控制的金仙元婴轻易地被融化了,只是片刻便化为了一团金色的液体,开始绕着秦羽体表飞着。嘴巴一张,仿佛鲸鱼吸水,七级金仙的元婴直接被秦羽一口吞入腹中。

一点沙粒,却可容三千世界。

丹田虽然在人腹中,但是其内部的空间也是几近无边无际。

丹田空间内。

在最核心处那小的极致的一点黑色颗粒正隐隐发出惊人的吸力,那七级金仙的元婴能量疯狂的被吞噬着,在秦羽体内的‘暗星’体积也缓缓变大着,整个山水秀丽中,同样发生着奇特的变化。

无风,无声,唯有秦羽安静盘膝坐在虚空,一片寂静。

陡然!

一声巨大的轰鸣炸响!

一股恐怖到极致凌厉的能量,犹如无数的飞箭从他体内澎湃射了出来,四面八方无所不及,若在外界,定然又是一场不小的灾难。

接连不断响起的轰炸声令得空间也是震荡起来。

紧接着,这种恐怖的能量顿时回转,哪怕是一级仙帝面对这种可怕的能量也要侧目,不单单是这些能量,就连附近的元灵之气也朝着秦羽体内汇集。

秦羽此刻仿佛化身为一个巨大的漩涡,吞噬着无数的能量。

在他体内,‘暗星’已经消失了,正如他所想一样,‘暗星’成为一个漩涡,吞噬一切的漩涡……无数能量被吞噬着。

黑洞之境!

这是《星辰变》的第八大境界,正是黑洞之境!

“竟然会是这样……”

秦羽内视之后,却是震惊无比。

第八大境界是‘黑洞之境’,但是怎么都没有想到‘黑洞之境’竟然不单单在体内形成了一个无法理解的‘黑洞’,同样的‘黑洞’也在他灵魂之中形成。

就在刚才‘暗星’吸收足够能量衍变之时,体内与灵魂之中同时形成了诡异的塌陷,这个塌陷就好像整整一个超级天坑一样,犹似一条空间通道,通往一个谁也不知道的世界。

秦羽能够感受到自己疯狂吞噬吸收着无尽的能量,不管是什么能量,都能被体内的‘黑洞’所吸收,而通过‘灵魂构建道界’法门推演出一些不能理解灵魂力量,竟然也被灵魂之中的‘黑洞’所吸收,这才是他根本无法理解的概念!

就在‘黑洞’形成的时候,一股古老的,亘古的,超越时间、空间、乃至次元的一切存在气息从两个黑洞的另一端传递了过来,一下子让秦羽陷入了一种纯粹的意识世界。

意识。

是属于灵魂所产生的感知力量,在仙妖魔界被唤作仙识、妖识、魔识,但本质上是一样的。

陈七夜所拥有的神念也是一样,只不过他的是属于天人第六感,因为天生的灵魂已是无比强大,无需再去修炼而已。

“黑洞之境的能量还不够问题……”

秦羽感受着自身的蜕变,暂时不能理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:“看来只能等老师来找我的时候,在问一下他了……”

历经种种,秦羽内心对于陈七夜的深不可测是越来越发自内心的叹服。

“试试八级金仙元婴!”秦羽直接从焱玄之戒之中取出了一个八级金仙的元婴,这些都是他从枫月星大战时斩杀的玉剑宗麾下金仙。

然而,那八级金仙元婴在疯狂的蓝豕天火灼烧下化作了金色溪流,秦羽嘴巴一吸,直接被吸入了秦羽的腹中进入了‘黑洞’之中。

“老天,一个八级金仙的元婴被吞噬,这个‘黑洞’只是稍微稳定那么一点,几乎没什么变化啊。”秦羽被这个变化给吓住了。一个九级金仙元婴被秦羽取出。那一次在枫月星大战,秦羽可是得到了很多金仙元婴,在秦羽看来足够自己修炼很久了。

可是现在单单黑洞前期竟然就消耗如此多能量,这还只是身体内的‘黑洞’而已,灵魂之中的,只能依靠自己修炼慢慢填补!

九级金仙元婴被炼化干净,吸入黑洞之中。

“还真是无底洞啊。”

秦羽感叹一声,脸上却是泛起一丝笑意,他倒不担心什么,所要吞噬的能量越多,正比之下,所爆发的力量就越强大,这是好事!

就在他正准备继续炼化吞噬,突然有传讯打乱了他的计划,而那传讯之人赫然是他的弟子:柳寒舒!

“寒舒不会没事传讯给我,恐怕有问题……”秦羽身影骤然一闪,消失在‘姜澜界’之中,柳寒舒已经因为自己的隐瞒实力而死过一次,秦羽绝不愿意让同样的意外发生。

同样的,在秦羽‘黑洞’形成的一刻!

整个次元世界最顶端的存在已是感触到变化,在鸿蒙空间的山水庭院之中,鸿蒙霍然睁开眼眸,明眸之中一扫往日惫懒,目光所及之处,鸿蒙金榜律动起来,与他灵魂产生相互勾连的感知。

“大哥,你这是……”林蒙安坐在鸿蒙对面,无数年来,他还是第一次见得自己大哥这般神色,不由惊讶开口,旋即,他也感应到这种莫名。

四目相对之中,两人笑了起来:“哈哈哈哈,吾道不孤啊,等了无数纪元,等来了二弟,如今又有人走上了这一条路!”

笑声刚一响彻,而后便是戛然而止。

次元世界之中算得上最为巅峰的二人顿时一脸僵硬,恐怕这也是无数纪元而来的第一次。

“跟那人有关……”林蒙苦笑道:“大哥,难道‘鸿蒙金榜’都不是终极吗?”

“那人,我们无法理解。”鸿蒙缓缓起身,目光眺望鸿蒙最深处,以他无数纪元的经验,蓦然猜测道:“我在想,寰宇之外,肯定有着其他世界,我算是这个世界第一个生命,那人,恐怕身份、出生跟我相距不远,他或许也是某个世界的第一个生命,不过,他所在的世界要比起我们这个世界更高阶……”

话锋一出,林蒙默然不语,片刻后点点头道:“恐怕是这样了,就好像我所在的世界不算高阶,所以我打破了世界枷锁与桎梏来到了这里,成为一级鸿蒙掌控者!”

话锋微微顿挫之间,林蒙眼眸骤然凝出可怕的精光:“大哥,如果我们再次打破这个世界的枷锁与桎梏,是不是能走向更为高阶世界?”

此言一出,山水庭院之中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中。

良久!

“或许,真的可以!”

鸿蒙眼中泛起了前所未有的光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