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15 拒于阵外

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,www.doupobook.com,如果被U/C、百/度、Q/Q等浏/览/器/转/码进入它们的阅/读模式展示他们的广/告,建议退出阅/读模式直接到原站阅读。

龙帝萧炎!

一个横断道神之下的绝世至强者,竟然只是轮回境!

这个消息惊世爆出时,让无数神魔目瞪口呆,瞪目结舌。

哪怕他是天帝境极致有那赫赫战绩已是够恐怖了,从来出手只有翻掌,就轻易碾压了天帝境极致的强者,拥有着媲美道神的力量!

甚至有神魔怀疑,就算面对道神,龙帝萧炎亦有可能不落下风。

但如今传来,秩序之中,再无掩盖!

这般无匹无敌的存在竟然只是轮回境巅峰而已,如何能不让众神魔心胆俱裂!

不过!

根据暗星界传出的种种消息,这剑帝奥斯卡丝毫不弱于下风,当年曾以不灭境驾驭至高虚空法则,一剑横渡亿万里星河,与加持本源之力的暗星天帝平分秋色!

最后极限破镜,迈入轮回境后惊动虚空道神,彻底领悟至高虚空法则,堪称未来虚空道神的继承者!

这般天资,前所未闻!

简直如同先天神祇一般!

“所谓‘神战’,无疑成了两大绝世的对碰,何为举世无双,若分出胜负,胜者便是举世无双,败者也当是无冕之王!”

有神魔无比感慨:“‘神战’之启,乃是大界变数之战,眼下看来根本不用鏖战至神魔血战了,单单双帝之间的胜负足以代表‘神战’结果!”

“不行,这一战,绝对是衍生世界诞生以来最难得一见的,比起当年伏羲昊天大战水之道神,魔狱之主大战土之道神还要璀璨,必定要轰动整个衍生世界,名留历史洪流!”

无数轮回境之上的神魔坐不住了,纷纷赶往暗星界,想要亲眼目睹这惊世一战。

“轰隆!”

雷霆震动!

一位虚空生雷的存在驾驭雷电横渡亿万里星河而来,一道道雷光划破苍穹,映照出漫空白昼!

“那是……永恒雷君!”

“是他!魔狱三大天帝极致之一!没想到他也来了!”

有神魔惊呼道。

阴蛟大陆界外,大阵缭绕道纹,法则加持下,数万神魔被隔离在镇界大阵外等候着,他们大抵都是前来观战的神魔,只是被强行滞留在外围。

永恒雷君作为魔狱三大天帝极致之一,乃是先天雷神的后裔,掌控魔狱雷罚,实力堪比一方天帝,威慑寰宇,镇压当界!

“相信雷君驾临,这镇压大阵也该开启了吧?”

不少神魔抬眸凝去,弥漫着道纹的大阵仍旧封锁住了虚空,没有一丝异动!

然而,永恒雷君就这般立在虚空之上,没有开口。

“这是何意?难道连永恒雷君这般存在也不够资格观摩‘神战’吗?”

有神魔揣测着。

这时,一道凄厉的刀光撕开虚空。

只见一柄九彩璀璨的天刀划过星河而至,那是一尊魁梧的天神,周遭猎猎刀气能使得空间隔绝,刀光至,天神临!

“星河刀皇!”

众神魔再次骚动,又一位天帝境极致出现了。

衍生世界之中,修行刀之一道者,极少!星河刀皇可谓是在刀之一道之中巅峰的存在,据说他与伏羲昊天曾有过交手,是以刀剑交锋。

只是结果并无胜负,抑或者是没有传出胜负的结果。

“刀皇。”

永恒雷君望了一眼星河刀皇道:“你想等那‘剑帝’迈入天帝境,看来是没有希望了。”

星河刀皇立在镇界大阵外,双目合一,刀影颤动在他身后,宛如老僧入定,哪怕是永恒雷君与他说话,也只是眼皮跳了跳,终究没有回答。

众多神魔惊疑,难道星河刀皇早就想要挑战剑帝?是以他境界不够,不想以大欺小?

“想来也是了,这星河刀皇曾与伏羲昊天一战,哪怕实力不及,恐怕也相距不远了……刀剑之争,从来都是兵道交锋最多的大道!”

有神魔猜想之时!

“咔擦!”

一道剑影瑰丽而至,划破虚空,令得空间颤动。

就见两名人族修士破空而来。其中一人,白衣长袍,周遭缭绕无尽剑意,令得架构浑厚的空间都产生了崩裂。

而另一个则稍有矮胖,同样穿行空间而至。

“这人是谁?”

许多神魔惊诧了,看到两名人族来势宏大,先是一惊,而后发出了疑惑之声。

“那白衣人族青年没有印象,但另一个灰袍的人族乃是不灭明王,是剑帝的老师!”

有一些暗星界的土著神魔认出赵无极,神色动容。

“剑帝的老师?”

这个称呼道出来,顿时整个镇界大阵外都是一片哗然。不灭明王虽实力不强,境界不高,但乃是剑帝真真正正的老师,能有这般绝世学生,当老师的自然也是水涨船高……

霎时,诸多神魔的注意力聚焦在了与他一同前来的白衣人族青年身上。

能与不灭明王并行的,又有如此恐怖剑意,显然也不是普通角色!

“此人剑意盎然,宛若天成……”

永恒雷君举目望去,声音沙哑起来:“又是轮回境?人族之中,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些轮回境的妖孽?”

听来声音,星河刀皇终于睁开了眼睛,望去白衣人族青年的方向,瞳孔猛然一缩,能看到其中战意勃然升起……

永恒雷君微微一怔,神色动容。

“可惜只是轮回境,还没有资格与我交锋……”星河刀皇摇摇一叹,仿佛失去了兴趣一般,正欲闭合双眸等待镇界大阵开放时,陡然响起一声长啸。

“天帝有令,‘神战’期间,任何神魔禁止进入阴蛟大陆!”

伴随着长啸而来的,是浩浩荡荡的暗星天兵。

为首的乃是一个手持天帝令旗,穿着鎏金战衣的阴蛟族人。他虽是天帝境,但天帝令旗能操纵镇界大阵,即便是天帝境极致,也难以强闯。

“竟然禁止进入?”不少神魔心中叫苦,有些神魔花费了大代价才穿梭大界而来,如今却被遏在镇界大阵外,不由心疼消耗。

“焯天荒,你这是何意?难道我与刀皇也不能吗?”永恒雷君周身异耀出雷彩,朝着下方大阵外围虚踏而至,不怒而威问道。

众多神魔纷纷让开,就见星河刀皇背后异象凝实,横刀立马,气势冲霄,大有一言不合就闯阵的意思。

“雷君,刀皇。这是陛下的意思,两位莫要逼我动手!”

焯天荒同样也是桀骜不训之辈,与永恒雷君、星河刀皇早已相识,只不过实力逊色二者罢了,如今借助镇界大阵,自然也是无惧二者。

‘神战’如何尚未知晓,眼下在这镇界大阵外却是率先形成了对峙,仿佛下一刻就将点燃战火!

“若是能看到星河刀皇的星河天刀也不枉此行啊!”

不少神魔飞速急退,心中暗暗想到。

“焯天荒,赶紧开阵,我跟七爷要进去,莫要自误!”

这时,赵无极的身影已是趋至,扬长的声音响彻在镇界大阵外。

焯天荒瞳孔微凝,他同样认得赵无极,却是摇摇头道:“不灭明王,‘神战’已启,你虽是剑帝老师,但陛下有令,禁止开启大阵……”

“我弟子为还暗星天帝一分情义参加‘神战’,暗星天帝却将他老师拒之阵外,其心确实可诛……”忽然,淡漠的声音传了出来……

紧接着,永恒雷君、星河刀皇、焯天荒、乃至众多神魔目光顺着声音的出处望去。

说话的,并非不灭明王赵无极,而是随他一同而来的白衣人族青年!

就见到虚空之上逐渐剑意缭绕,仿佛时光流速都发生了变幻。瞳孔倒映之处,如似看到了星辰幻灭的异象,在诸多星辰幻灭之中,隐隐有了一道光出现!

那是剑光!

“这是?”

所有神魔都目瞪口呆的看去。

就见到,那白衣人族青年迈步在虚空之上,淡淡的吐音:“是你打开界阵,还是我亲自动手?”

此言一出,整个镇界大阵外陡然一凝,霎时安静,而后是一片哗然之声!

“赵无极,这个难道也是你的学生?”

焯天荒闻言哈哈大笑,手持的天帝令旗熠熠生辉,两道云烟交错的神光从他手中令旗之中打出,顿时阵墙之上青芒暴涨,与焯天荒自身相映成辉,射出寸寸璀璨神芒道:“念在剑帝为陛下参与‘神战’的份上,人族,你这挑衅之罪我不与你计较,速速退去……”

说着,焯天荒猛地收敛笑容,目放寒光道:“否则休怪我不念旧情,先将你等擒拿等候发落!”

“轰隆隆!”

镇界大阵被浩瀚交错的力量引动而起,狂暴的威压朝着阵外席卷而开。这股威压融合了次高法则之力与大阵本源的力量,强大到不可思议,竟然将永恒雷君、星河刀王这等天帝境极致也逼退数千里外,其他神魔更是纷纷倒后飞退至万里开外。

显然,焯天荒已是下了逐客令。

“雷来!”

一声叱喝响起,永恒雷君双瞳骤白,雷霆之光缭绕周身,才真正止住了退势。

“焯天荒,你这是何意!”

几近愤怒的声音咆出,而后永恒雷君瞳孔微微一缩,就见那星河刀皇立在自己数千里之前,周遭刀光绽放出璀璨,与整个镇界大阵的威压形成相持对碰,顿时引得虚空动荡,颤起‘噼里啪啦’的声响。

“星河刀皇不愧是能与伏羲昊天交锋的存在!”

永恒雷君心下震惊,同样的威压荡漾而开,自己却要退去超过四千里,瞬时之中的差距一目了然,同为天帝境极致,显然他远不如痴狂于刀的星河刀皇。

同样的!

诸多神魔止住退势之后,也是纷纷惊呼。

威压一出,只是眨眼时间。

天帝境极致也要逼退千里,更遑论在万里之外的神魔了,想要硬闯镇界大阵?如今看来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!

众多神魔举目望去,能抵在千里之外的,赫然只剩星河刀皇等天帝境强者,哪怕轮回境也不能趋近万里之内……

等等!

陡然颤起的光华令得诸多神魔神色一凝。

星河刀皇正在抵御席卷的威压时,霍然抬眸凝望,就看到一道剑光直接撕开了虚空!

一个模糊的身影浮现在他的脑海里。

是那个跟随不灭明王一同前来的人族青年!

“那是什么?!”

被雷光缭绕的永恒雷光猛然一惊:“有法则律动压制了天穹!”

这时,法则变幻,瞬时压下镇界大阵的威压,诸多神魔宛如卸下如星辰般的负重,舒出一口气时,方真正看清那妄言的人族青年依旧立在镇界大阵阵墙之外。

他抬眸看去阵墙之上律动交织的两道云烟。

“看来还是要我亲自动手……”

陈七夜摇头微微轻叹。

他一边说着,一边随手朝着虚空轻轻一指。

一道道凝注至高时光法则的剑光竟然从天穹上不断浮现出来,在虚空中汇聚,隐约凝聚成一柄璀璨着金芒的长剑。

这柄璀璨金芒的长剑悬于空中,仅有三尺长短,上面却是缭绕着神异的虹彩,带着一股股苍茫幽远的古朴气机,仿佛是来自无数岁月之前!

“这是……至高时光法则?不对,好像不是!?”

操纵着天帝令旗的焯天荒猛然一颤,顿时神色悚然起来,而后听到的却是赵无极几近振奋的声音:“六十年了,终于再次看到七爷的武魂了……”

“武魂?”

焯天荒陡然一怔,众多神魔也是没有反应过来!

却见陈七夜随意一指,虚空之上的虹彩竟然陡然放大,璀璨的光华霎时掩盖了一切!

“这是!”

从后方看去的星河刀皇瞳孔猛然一缩,一股浓郁的战意从他心间升起,甚至于他背后的九彩天刀异象骤然凝实:“至高法则!承载了至高法则的剑意!又是一个剑帝!”

几如脱口的声音传荡出来时!

哗啦一下!

那把长剑光芒暴涨,延续出无穷无尽的剑光,在虚空中拉出一道道璀璨的剑芒,每一道剑芒仿佛都承载了一种至高法则!

“找死!”

焯天荒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劲,猛然祭起天帝令旗,糅合镇界大阵的力量席卷上,瞬时放大无数倍,遮掩星河日月!

“这天帝令旗几如道神之威啊!”

见到这一幕的神魔都不由得惊呼出,星河刀皇更是刀光辉映,目光前所未有的凝重起来。

却见陈七夜随意的一指,口中淡淡吐出了一个字:“斩!”

斩!

没有多余的字眼。

没有什么能够形容这一剑的威势。

虚空之上,直接劈开了天地,无数神魔瞳孔之中,只有那一道瑰丽至极的剑光。

这道剑光如长刀断水一般,轻易破开的天帝令旗,而且承载的至高法则瞬时爆发,斩来时好似一道光辉,真正落下时,却如似有亿万星辰的厚重加持在剑光之上!

‘轰隆!’

剑光分毫不差斩落在镇界大阵阵墙之上!

旋即响起了颤碎虚空的震响!

整个阵墙宛如潮水一般朝着两边分开,一界大阵,足以抵抗天帝境极致的镇界大阵竟然就这般被轻易斩开!

“轰隆隆!”

连续的颤响仍在继续,剑光承载的力量瞬时扩散,整个大阵宛若受到重击的玻璃一般,能看到百万里的覆盖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撕裂痕迹!

而后,是一声崩开的震音。

这座自暗星界诞生以来就存在的镇界大阵竟然碎了!

“这,真的是轮回境吗?”

诸多神魔呆立当场,嘴巴张得极大。永恒雷君几如石化,声音几乎是从咽喉深处挤压出来的。

而那星河刀皇手中已是握出了本命天刀!

九彩缭绕在虚空之上,颤颤而动!

细细一看,竟然是他握刀的手在颤动!

而在他瞳孔所及之处,那抹白衣身影却毫无停留,甚至于连回眸扫过后方的意思都没有,想到自己刚才的轻蔑……对方根本连计较的兴趣都没有!

神祇,又岂会在意蝼蚁的咆哮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