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75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

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,www.doupobook.com,如果被U/C、百/度、Q/Q等浏/览/器/转/码进入它们的阅/读模式展示他们的广/告,建议退出阅/读模式直接到原站阅读。

荒原上来了辆牛车。

车是普通木板车,行过万里路的车轮轻微变形,在滑面的冰上行走着,轱辘转的不快,大部分是在滑行。

拉车的,是一头普通的大黄牛,它摇摇摆摆向前,走着,走着,就停下了。

驾车的书生笑了笑,伸出手掌轻拍大黄牛,道:“你倒是懂事,也好,不过去了。”

说着,书生摇摇一望,前面好几里地的雪层都翻卷的不成样子,车轱辘是过不去了。

按理说,这荒原上渺无人烟,很难看到人类在栖息。

而在书生前面,两少一老就坐卧在老雪松下,这不算出奇,出奇的是他们身上的衣衫都很单薄。

哪怕是老雪原极北的荒人,也有棉衣兽毛加身,因为这里真的很冷。

可这三人,一个是举世无敌的夫子,另一个是剑指昊天的白凝冰,最让人看不透的是那卧倒在雪地上仰望星辰的陈七夜。

他气海雪山一窍不通,李慢慢想想,这人跟最初的小师弟有些相像的感觉。

宁缺也是气海雪山一窍不通。

但其他,不敢想。

因为这个气海雪山一窍不通的陈七夜,乃是‘无’之上的存在,他未曾动手,不释放一丝气息,但连那横镇长天的剑意主人,也是随他习得的剑意,这到底是何等可怕的存在。

夫子发现,白凝冰很健谈,短短几个时辰的功夫,他与夫子聊了许多北斗星域的故事,那里有大能、有圣人、还有太古万族、还有横击九天十地的狠人大帝……

“真是一个可怕而又神奇的世界啊!”夫子眼中的神往,熠熠生辉!

他在辗转的岁月不过千载,而这千载放在北斗星域不过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春秋,仙三未斩道就是四千年,逆斩‘真我’再活一世,等同于气血返老还童,眼前的白凝冰就是这般,他逆斩后直上半圣巅峰,封印了自身,所以如今依旧只是二十余岁的年轮!

“你说,还有大帝可横推十万年?”

夫子饮着苦酒,抚须惊愕,要拿出指头掐点一下,十万年是多么,多么久的岁月。

摇摇头,叹道:“这么久的活着,也是心酸的。”

他拿着酒葫芦与白凝冰干了一杯,这种感慨人生的忧叹,陈七夜是很难理解的。

要说,这是属于老年人的辛酸,因为他们的经历,看到的风起云涌、善恶情仇太多了。

“年迈还能认识新朋友,真是一件庆幸的事情。”夫子抚须微笑道。

“一开始,我也结交了很多朋友,可惜一个个都没有熬过岁月,百年、数百年后,都死去了……到后来就不交朋友了。”

白凝冰淡然说道。

“唉,光阴荏苒,岁月无情。”夫子悠悠一叹,他又何尝不是有这样的经历。

“所以,到后来,我就专门结交仇家”

白凝冰想了想,若有其事道:“你知道为什么证道之路举世皆敌,但还是那么多修士往这条路赶吗?”

“结交仇家?为什么?”夫子一脸懵逼。

陈七夜闻言也张了张眼眸,没想到老白会有如此深刻的岁月感悟。

“对啊,时光一长,收消息,嘿,那个仇家又死了。”

白凝冰咧嘴笑道:“多特么开心,不修炼的时候,坐在幽兰庄里,每天就是……报!白老,XXX挂了!报!白大爷,XXX挂了!一觉醒来,特么又是惊喜!那小日子过得,才叫舒坦!”

夫子沉思了一下,而后一拍大腿,大笑道:“哈哈,还是老哥哥看的通透啊!”

这不,酒是好东西,三两葫芦子后,两人都快成兄弟了。

陈七夜知道,老白心里苦,别看他这么大大咧咧,叶孤雪与他与苏慢慢三人可是真真正正的生死之交,叶孤雪与苏慢慢走到了一起,老白难受吗?是真的很难受,但以老白的性子,大闹崩离,反目成仇那些是肯定不可能的,他还会,默默的祝福,希望他们越来越好。

摇曳的葫芦子里,酒是真的苦酒,又涩又苦。

老白少说也几千年的岁月了,酿不出好酒吗?

不是的,是他酿酒的心,太苦。

陈七夜摇摇头,目光看着白凝冰,似乎看到那潇洒不羁的笑容背后,全是……倔强,倔强的坚强!

那歌怎么唱来的:你不是真正的快乐,你的笑只是你的保护色。

老黄牛拉着夫子走了,他还要去继续寻找酒徒与屠夫。

李慢慢驾着车,颠颠簸簸抖着身子,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疑惑,向夫子问道:“夫子,那两人如此厉害,为何不请他们帮忙呢?”

“慢慢啊,你说我请他们帮什么忙呢?”夫子掀开车帘,抚着白须反问道。

李慢慢闻言怔住了,是啊,帮什么忙呢?永夜将至,可毕竟还没有来,没来就是没来啊。

你总不能邀请人家一起上昊天神国砍昊天吧?

在说了,这昊天神国,上得去么?

“不要想太多,想多了,日子就过不好了。”

夫子想了想道:“该烦恼的又不是我们,西陵那帮人才该去烦恼,我干嘛要替他们操心呢?”

李慢慢迟疑,问道:“真不担心?”

“担心什么,我又打不赢他们,你让昊天下来,看他打不打得赢?”夫子摇头一笑:“走走走,去极北寒域,好久没有泡温泉了。”

李慢慢心想夫子的话永远是正确的,笑了笑,继续往北行走。

夫子离开了,他也就是过来看看,这个‘看’的意义很大。

至少能肯定,这两人对这片天地没有恶意,当然,正如他所说,哪怕是昊天下来,也不一定就能打赢白凝冰,何况还有一个陈七夜。

悬在心头的大石放下了,自然继续游走天下。

至于其他的,夫子没有去想太多:所谓既来之,则安之,就是这个道理。

看着渐渐远去的牛车,陈七夜微微一笑道:“老白,看来咱们要先封住自己的修为了。”

白凝冰眺向远空,点点头道:“明白!”

虽然他们不惧昊天,但谁也不想隔三差五又有条龙来打扰自己的好心情。

反正是自封,随时都可以解开。

“没酒了……”白凝冰抖了抖苦海,道。

“走吧,前面有个营地,咱们去讨杯酒喝,我也顺便换身衣服……”

陈七夜目光眺得极远,那是墨池苑弟子运送粮草扎营地,遥遥的,还有马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