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46 一剑化五

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,www.doupobook.com,如果被U/C、百/度、Q/Q等浏/览/器/转/码进入它们的阅/读模式展示他们的广/告,建议退出阅/读模式直接到原站阅读。

沧海老人闻言只是轻飘飘的出了一掌。

“小心!”叶孤雪双眸一凝,方正大剑往身前一横,剑影凭空凝现。

‘咚!’

如同寒山寺清晨沙弥敲响铜钟的声音震响。

在叶孤雪身前的剑影如玻璃被锤击一般,无数蛛网状的裂痕撕裂,登时化作粉末。

掌威未尽,叶孤雪整个人倒飞了出去,连连退后七八步,每一步都如同巨大钻头一般深深插入地面,却还是再退,一直退到十几米开外,才勉强止住颓势。

而在他的胸口前处,现出一道纹路清晰的掌印,这个掌印深深按入了他的左胸,若是一般修行者,早就心脏和肋骨都被打爆了。

幸好叶孤雪乃是化龙三境,脊柱强化了五脏,加上剑影的厚重,才能保住性命。

‘噗嗤!’

即便是如此,他依旧喷出一口夹杂了内脏碎末的鲜血。

这要换了白凝冰,必死无疑!

半步大能,恐怖如斯!

“太可怕了!”

众人满目悚然,战战兢兢。

化龙与仙台看似一境之差,但真正的距离竟犹如鸿沟,哪怕有帝剑之名的叶孤雪连沧海老人这轻飘飘的一掌都无法接下。

如此威势下,众人的心如堕万年冰窟。

两名修行者在这一掌拍出时,踏空而上,试图率先逃离。

“啊!”

只是惨叫当即响彻山谷。

在所有人的骇然的目光下,那两名修行者还未飞出山谷,便被黑幕笼罩,整个人被金色烈焰瞬间点燃。

先是衣服、发须、指甲,然后是肌肉、血管、骨骼、内脏,从外而内,身体的每一寸肌肤和血肉都被火焰灼烧,寸寸燃尽,逐渐化为青烟。

这种亲眼目睹活生生的修行者在自己面前,被火焰缓缓灼烧成灰烬的景象,彻底恐怖了整个山谷。

这是活人祭炼!

最后连灵魂都没有逃脱,被焚烧殆尽。

在场之人浑身颤抖,一股发自内心的恐惧在狠狠抓着他们的心脏。

“这是乌金异象!”

“天幕笼罩山谷,没有人能从这异象中逃脱!”

“除非将沧海老人击杀……”

顿时,全场都彻底震怖了。

沧海老人凝出这等神通异象,显然是要把山谷内的所有生灵祭炼,根本不给他们有一丝逃离的机会!

白曲薄被拦在了乌金异象外,根本无法看清山谷内的情况。

“麻烦了!”

白曲薄双指凝出精血,点在虚空上,一道道术法打出,但轰击在这天幕将没有任何作用,如春雨入海一般,消散无形。

他虽然是支脉,但白凝冰的身份太特殊了,如果白凝冰死在这里,他也难逃一死!

在这一刻,远空有流光划破长天,一道身影踩踏风火轮转而来。

“长生战魂!?”

白曲薄脸色动容,露出喜色道:“白凝冰被沧海老人封锁在山谷内,快助我一臂之力!”

“这是乌金异象?”来者乃是白远山的长生战魂,不是人族,乃是化成人形的大妖,他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山谷上如大黑罩子般天幕,无惧冲出的焰火,他双臂覆盖的鳞片凝转出紫光灿烂,猛地朝下一斧子斩去。

大斧有裂山分海之威!

‘轰隆!’

如长天炸响雷霆,陨石砸落星辰般的声音震响!

半步大能之力!

仙台一阶之威!

却无法破开乌金异象!

“这异象有气血加持,我无法从外部破开!”

长生战魂四目凝重道:“就算是主人也做不到!除非仙三斩道出手……”

“那怎么办?”白曲薄面色阴沉,双目绿光烁烁。

“你从这里以神通镇压,我去西位以战斧轰击,消耗这异象的气血拖延威势,剩下的只能靠里面的人了!”

长生战魂话音落下,脚下风火轮转,掠过长空。

白曲薄不敢迟疑,他伸出双手,以托天之势向上撑去,道光炽烈,神通凝现。

战斧连连落下,漫空颤响在山谷内回荡着。

“这是战魂开山斧的虚影,长生太爷过来了,我们有救了……”

白凝冰搀扶着叶孤雪,与陆君初、苏慢慢等人并立站在了一起,脸上露出喜色:“长生太爷已是仙台一阶,定能……”

他话音还未说完,就听到沧海老人森冷的笑声:

“今天就是白远山来了,你们也得死……”

沧海老人大手一挥,一道气浪扶摇直上,这乌金异象更为凝炼了,黑暗笼罩下,一头三足乌金栩栩如生。

乌金降下,赤焰横空凝炼,化作天火寸寸炸开,如骤雨冰雹般轰然坠下。

“快施放术法对抗啊!”

修行者中有人从惊骇中震醒,大呼大喊,种种道纹术法当空打出,一瞬间七彩缤纷。

“咚……咚……咚!”

流火坠落,与道纹术法相撞,漫空轰鸣,光彩万千

可这只是第一波!

“吟!”

乌金长啸,厉声如鹰啼。

尖锐而刺耳。

果然,凝转而出的流火愈加强大,甚至无视那些修行者的道纹,硬生生砸裂了术法,冲击而落的余温直接点燃了人体,焚烧起来。

每一次轰击,都有修行者丧生在此,道纹越来越黯淡,难以支撑。

“怎么办!”

众人往后方退守,面对远空的沧海老人与三足乌金,他们面露绝望。

“蓝劫!”

陆君初双指并一,往虚空一点,蓝色长剑骤射而出。

白衣出尘,陆君初一步踏上虚空:

“往后聚拢,他要分神对抗外界压力,只能靠异象镇压,抵过这流火,他气血必衰弱!”

随着陆君初的双指划动,蓝劫长剑极为奇妙的在空气中荡漾起来,蓝光盛放下,发出嗤嗤作响的声音。

剑在当空,无中生有!

一而再!

再而三!

那便是五!

一剑化五!

“陈兄速退!”

叶孤雪大喝一声,就见一道流火砸向陈七夜所在的位置,他身形一闪而过,手中长剑拉出金色弧线,当空斩落流火。

“为我争取片刻时间!”

陈七夜落到叶孤雪身前,低声说道。

话音落下,当空又是十数道流火激射而来!

眼前赫然已是一片火海!

镜湖之上,山谷之内,宛如炼狱重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