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41 囡囡要学剑

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,www.doupobook.com,如果被U/C、百/度、Q/Q等浏/览/器/转/码进入它们的阅/读模式展示他们的广/告,建议退出阅/读模式直接到原站阅读。

凤鸣兰亭是一处地名,位于凤鸣镇外与南城交接的山麓之下,青山绿水,环境非常幽静。

从进入主道开始,每隔三四十米就有持长枪穿灰甲的卫士巡过,他们见到白凝冰的马车视若无物,任其通行。

“看来这白家真不简单啊!”

陈七夜心中想到。

一路无阻,白凝冰带着陈七夜三人来到一处类似山庄的建筑内,里面设计装饰非常豪华,处处独具匠心,显然是下了一番心思。放眼望去,奇花满目,怪石琳琅。

苏慢慢惊叹道:“白凝冰,你们白家还真不愧为南城第一大家啊。”

“一般般啦。”白凝冰这般说着,脸上可丝毫没有谦逊的意思:“我们白家到底还是俗世家族,哪怕比得上诸大人的凤山来得清新脱俗呢?”

“凤山上只有梧桐树,哪有什么清新……”苏慢慢酸上一句,忽然问道:“对了,叶孤雪不是跟你一起的吗?”

“他?他约了人。”白凝冰话音刚落下,前方就传来一道极为凌厉的剑光。

“啊?”小囡囡被惊醒了,连忙抱着陈七夜的手臂。

“已经打起来了,我们赶过去看看吧!”白凝冰看着满脸惊讶的苏慢慢笑道:“别担心,叶兄跟人试剑呢!”

兰亭内一个山谷内,这里三面陡峭,只有一个数百米阔的谷口露出来。

进了山谷,就见山谷内有一面绿湖,绿湖边上有不少黑甲卫士及修行者站立着,他们的聚精会神的看着绿湖面上的二人。

一边是黄衫长袍的‘帝剑’叶孤雪。

另一个则是青丝飞扬的女子,她容颜空灵清绝,白衣翩跹,身负蓝色长剑临风而立,一身仙风侠骨的出尘气质。

“那个姐姐好美!”小囡囡被陈七夜抱着下了马车,大眼睛看向镜湖,稚嫩的声音响起:“衣服美,头发美,人也美!”

“美吗?我怎么觉得很丑!”一旁的苏慢慢努了努嘴,似乎不开心。

白凝冰戏谑的眼神瞥过苏慢慢,领着众人缓缓前行道:“陈兄,叶兄你见过了的,那个白衣仙子就是叶兄约的人了,这次化龙潭也会跟我们一同前往。”

“她是谁?”苏慢慢插了一句道。

“叶兄的朋友:陆君初。”白凝冰耸耸肩道:“来自中州。”

“陆君初?”

陈七夜微微一怔,仔细打量一下白衣女子,见她双眸微合立在镜湖面上,身上气机全数收敛,她太安静了!

安静的就像整个人仿佛与这片天地融为一体。

“陈兄认识?”白凝冰不解问道。

陈七夜摇摇头,放下小囡囡,镜湖上的两人再度交手了。

“来了!”白凝冰目光微凝,就见叶孤雪浑身气机散开,一缕一缕气浪如漩涡般将他身体表层环绕,隐隐绽放出淡黄色的光彩,旋即狂风由他身上爆发,朝着四面八方呼啸,脚下的湖水也卷起白浪,拍打着湖岸。

“叔叔,那是什么?”小囡囡看着眼睛微亮。

“那是叶兄新领悟的剑意神通!”白凝冰一旁解说。

气浪如龙,在叶孤雪背后虚化出一柄巨大剑影,这剑影不断凝实,仿佛要化作实物般,从剑影中传来一声声尖厉的剑吟,宛如高亢的音符在谱奏。

“他,他竟然开启了化龙秘境!”苏慢慢张大了嘴巴,难以置信。

“不然你以为谁都敢叫‘帝剑’啊!”白凝冰似乎很满意苏慢慢的惊诧,若无其事的调侃一句,目光转向陈七夜。

陈七夜却是一脸平静,这让白凝冰微微侧目:“陈兄?如何?”

“嗯?很好。”陈七夜转头回答。

“就很好?”白凝一怔。

“是很好。”陈七夜有点摸不着头脑:“难道不好吗?”

“叮!来自白凝冰的情绪值+500!”

“跟你说话真费劲。”白凝冰没好气的道,旋即转向苏慢慢:“咱们聊聊?”

“滚!”苏慢慢一脸黑线。

“到底是试剑,如果真正的战斗绝不可能有这么长的时间凝聚神通。”

陈七夜目光注视着叶孤雪凝出巨大剑影,从三米开外到现在十余米大小足足花费了两三分钟,如果是生死交战,对手甚至连一秒都不会多给你,哪来的时间凝聚神通?

他的话音落下,周围的黑甲卫也纷纷点头。

这神通看似威力惊人,却不实用。

这时,叶孤雪已然一剑斩下,剑影落下的时候,竟然把镜湖斩开了一道裂痕,湖水化作数米高的白浪席卷向陈七夜他们。

“啷当!”

一剑落!陆君初一剑出,蓝色长剑陡然飞出,当空无数剑影变幻,如滴水穿石般连续击打在那道巨大剑影中,碰撞出漫空七彩璀璨,那是双剑撞击产生的效果,就好像烟花接连盛放那般绚丽。

最终,叶孤雪的剑影消散于无形。

“好像陆君初更厉害一点?”白凝冰呐呐的看着消散的剑影,出口问道。

“应该陆君初强一些。”苏慢慢也是若有所思。

两人同时看向了陈七夜,就听到小囡囡稚嫩轻灵的声音:“叔叔最厉害……”

陈七夜蹲了下来,齐平小囡囡的脑袋瓜子笑道:“小囡囡以后才是这片天地最厉害的。”

“真的吗?”小囡囡摸着自己的小脑袋,大眼睛眨巴眨巴道:“叔叔能教我吗?”声音微微一顿:“他们说小囡囡是废体,没有修行资质……”小囡囡说到‘他们’两个字的时候,明显多了别样的情绪,牙关咬了咬,细微的动作却没有逃过陈七夜的眼睛。

有些东西只是暂时埋葬了,终有一天会被掘出来,那便是尸山血海的开端。

“修行很苦的。”苏慢慢深有感触说道。

“我不怕!”小囡囡抿着嘴,眼神里却是一片坚定。

陈七夜摇摇头道:“小囡囡想学什么?”

“我想学叔叔的剑,杀人的剑!”小囡囡肃穆起来,很认真的说道。

苏慢慢一怔。

白凝冰也是愣了愣,脱口问道:“她到底经历了什么?”

别看白凝冰已开辟苦海迈入命泉,作为白家狗大户,他连只鸡都没杀过,更别提杀人了。

“白凝冰,你真是越混越回去了,如今连轮海修士结交了?真是给我们白家丢脸……不过也对,你也是轮海修士,倒是物以类聚了,哈哈!”